格力重要经销商徐自发抛弃格力?此前多名格力老将已加入飞利浦

今年夏天,格力电器(000651.SZ)与飞利浦空调之间的斗争,如同气温一般逐渐火热。

先有传闻称,格力电器要求格力的经销商必须关掉飞利浦空调的代理。昨日又有消息称,格力电器已停止对河北经销商供货,河北格力总经销商董事长徐自发则宣布“不做格力了”,转做飞利浦。

从去年开始,格力电器就被“经销商减持公司股票”、“老将转投飞利浦空调”等消息纠缠。作为倚仗经销商发展壮大的老牌家电企业,面对新兴的竞争者,以及自身的渠道转型,董明珠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

↑资料配图 图据IC Photo

重要经销商抛弃格力,转做飞利浦?

河北新兴董事长曾为格力电器董事

8月22日,据财联社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格力电器河北地区重要经销商——河北新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新兴”)的董事长徐自发,于8月20日举行宴会,正式宣布不做格力了,转做飞利浦。格力电器也于近日停止对河北经销商供货,此消息已得到多位格力经销商确认。

针对此事,红星资本局尝试联系格力电器,但对方电话始终关机。河北新兴方面则表示,没有接到转做飞利浦的通知,“目前公司经营还是一切照旧。”

截至8月23日收盘,格力电器股价跌0.85%,报30.23元/股。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格力电器第三大股东为京海互联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海互联网”),持股比例8.34%。京海互联网的另一身份,是格力电器的“经销商持股平台”,背后站着格力的10大区域经销商。

其中,河北新兴旗下公司河北格力电器营销有限公司,是京海互联网最大的股东,持有京海互联网28%的股份。据天眼查显示,经股权层层穿透后,徐自发持有京海互联网6.74%的股份,徐自发的儿子徐伟持有21%的股份。以此计算,徐自发父子二人合计持有格力电器的股份约2%。

除此之外,徐自发也是格力电器的一名老兵。其简历显示,1999年7月至2011年6月,徐自发任河北新兴总经理;2011年7月起,任河北盛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2006年起,任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京海互联网前身)董事;2015年6月起,任格力电器董事。

2017年10月,徐自发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当月,徐自发辞去了董事一职。2018年,广东证监局对徐自发给予警告,并处以8万元罚款,283万元收益也上缴公司。

↑公告截图

飞利浦空调获国资青睐

多名格力老将已加入

事实上,此前已有多名格力老将加入飞利浦空调。

格力电器第一大股东珠海明骏,由高瓴集团实际控制。2021年3月,飞利浦公司宣布,以37亿欧元的价格,将其家用电器部门出售给高瓴集团。飞利浦家用电器产品包括浓缩咖啡机、空气净化器和真空吸尘器等。值得注意的是,空调不在其中。

而京东商城的授权书显示,飞利浦空调中国地区的运营商为南京智浦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智浦”)。

↑京东商城的授权书

2021年2月,格力电器董事、执行总裁黄辉辞职。黄辉是格力电器的二把手,一直被外界视为董明珠的接班人,他辞职的消息曾引发业界广泛讨论。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22年1月,黄辉及胡文丰成为南京智浦的自然人股东。天眼查显示,黄辉及胡文丰持股比例分别为10%、15%。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在2021年年底,黄辉、格力电器原总裁助理胡文丰、格力电器原电商管理部部长李鹏,就已加盟飞利浦空调中国运营总部。而南京智浦背后的资本,正是徐自发。

但从股权结构来看,徐自发并不是南京智浦的持有者。除自然人股东外,南京智浦的另两名股东为安徽美博智能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博集团”)、上海飞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股权结构截图

美博集团旗下有自己的空调产品——美博空调,官网显示,2010年,美博电器公司在美国成立;2013年美国美博电器公司授权广东美博制冷设备有限公司在中国研发、生产、销售美博空调。美博集团正是由广东美博制冷设备有限公司和安徽美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组成。

红星资本局发现,从2018年开始,美博集团开始频繁引入有着国资背景的投资方:

2018年10月,引入安庆市同安产业招商投资基金、岳西海源创业投资基金; 2021年12月,引入安徽金通新能源汽车二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2022年7月,引入岳西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上述股东均有国资背景,截至2022年7月,安徽金通新能源汽车二期基金合伙企业持股10.26%、岳西海源创业投资基金持股2.56%;安庆市同安产业招商投资基金持股12.82%;岳西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0.26%;吕磊持股8.01%;吴立智持股8.01%;余方持股48.08%。

经销商曾大规模减持

有传闻称:格力启动“二选一”

除了老兵出走,今年7月,华夏时报报道,有消息称格力电器要求经销商在格力空调和飞利浦空调之间“二选一”,不能既做格力空调,又做飞利浦空调。

针对此事,红星资本局联系了多家格力电器经销商,对方均表示没有接到类似的通知。其中一家经销商表示,作为格力的经销商,本来也没有经销过其他品牌的产品。对方举例称:“就像你去一家奢侈品专卖店,店里会卖其他品牌的奢侈品吗?”

但这并不代表经销商与格力电器之间全无嫌隙,近年来,格力电器发力电商渠道,京海互联网多次减持。

2020年,董明珠开始在抖音直播带货。通过直播带货,格力在当年“618”大促中收获超102亿的成绩。随后,京海互联网宣布减持所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4288.18万股,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0.71%。按当时股价计算,京海互联网减持了约25亿元的格力股票。

2022年,同样在“618”大促后,京海互联网减持公司股份1.1亿股,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86%。公告同时指出,从2020年7月至今,京海互联网对格力电器的持股,累计变动比例已达2.43%。

在2021年年报中,格力电器表示,公司坚持自主创新,加快多元化布局,加强电商运营,实施爆款策略。公司202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96.54亿元,同比增长11.24%;实现归母净利润230.64亿元,同比增长4.01%。

不难看出,发展电商仍然是格力电器未来的选择。而面对老兵“出逃”,董明珠也曾表示:“有人说格力是‘黄埔军校’,问我培养那么多人跑到其他企业后不后悔。我说不后悔,格力是一个整体,他们学会的只是表面东西,学不走我的思路。”

但作为一家老牌家电企业,对内要调整经销体系,对外要应对竞争对手,还要面对人才的流失,董明珠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

红星新闻 记者 陶玥阳

编辑 杨程